网站首页网站地图市州导航▼

查档预约服务中心

首页
> 档案文化 > 史话今鉴
> 正文
  • 明永乐《皇敕》复制经过

    发布日期:2013-11-18 , 访问次数: , 来源:《甘肃档案史话》 , 作者:范振国 , 字号:[ ]

      


      西蜂窝寺位于临夏州康乐县鸣鹿乡的塔墩梁,历史悠久,相传为东汉光武帝时一番僧所建,初名古佛寺。唐贞观年间更名为大圣寿宝积寺,明永乐年间,成祖皇帝赐名为正觉寺,清乾隆年间改为西蜂窝寺。当时寺宇建筑宏伟壮丽,有寺僧300余众,是为鼎盛时期。自清以来,几经毁建。1982年康乐县人民政府批准恢复该寺。
      1982年过完年不久,中共临夏州委单得真书记跟我说:康乐县鸣鹿乡蜂窝寺里发现了明朝永乐年的《皇敕》,你去看看。我很感兴趣。于是,约请了州文化局副局长张锡云和州博物馆馆长田毓璋同去。该寺距康乐县县城约20公里,因为县上给鸣鹿乡和寺院打过招呼,我们到后,寺管委会负责人很热情地接待了我们。随即拿出珍藏的《皇敕》和一起存放的其他档案供我们观赏。我从纸质、装祯、字迹、印章、幅面尺寸、作者、形成时间等方面作出了记录。这些档案中最早最珍贵的,是明朝永乐十年(公元1412年)成祖皇帝颁给该寺的敕谕,简称《皇敕》。据说自明永乐以来,这件《皇敕》一直由该寺僧人保管。相传23代,至今已有571年历史,十分罕见。据寺方介绍,“文化大革命”中,由当地群众候英(即明永乐年间该寺住持僧班丹札释之23世孙,后来的寺管会主任)保管时,曾埋入地下8年之久,因怕霉烂,后又密藏于屋梁等处,经多方转移藏匿,方才幸免于难。
      从蜂窝寺回来,我一直反复考虑这些档案的收藏问题。首先,要鉴别这些档案的真伪。谁来考证、鉴别呢?只有请专家。其次,档案馆收藏原件,还是收藏复制件?从实际情况看,这些档案被寺方和信教群众视为“镇寺之宝”、“神圣之物”。要想收藏原件,必须经寺方和信教群众一致赞同,这在当时是不可能的,只有收藏复制件更为现实。经反复斟酌,决定再去一次蜂窝寺。这次去的目的有二:一是先对档案原件拍照,按档案复制件保存;二是拍照回来的照片,放大后请有关专家考证,鉴别是不是真迹。正在这个时候,收到了寺方“普陀法会”的请柬。于是我和档案馆的另两位同志在1983年5月下旬的“法会”期间二赴该寺。当时上香、拜佛和看戏、逛“庙会”的人山人海,据说逾万人。我们见到寺管会负责人,说明来意,在寺方热情接待和协助下,找了个适合拍照的地方,对这些档案逐一拍照。为了便于专家考证、鉴定,对《皇敕》除了拍摄整幅照片外,还对七处局部(印玺、藏文、大龙、宝珠、祥云等)分别进行了拍照。拍回来的照片,经过冲洗、放大,又做了以下工作:
      一是请专家考证。先把放大后的照片连同6件民国初年甘肃政要张广建、陆洪涛和文史界著名人士牛载坤、水梓、邓隆、杨巨川、刘尔炘阅览或研究《皇敕》后的题词一并拿到兰州,请当时任甘肃省文史馆馆长的张思温先生进行考证、鉴别。他看后说:“刘尔炘、邓隆、杨巨川3位的字体我很熟悉。这几个人的题词都是真迹”。接着推理说:“这些人都是文史界的著名人士,学问渊博,有很高的鉴赏能力。特别是邓隆先生研究佛教,有很高的造诣。他们如果不把《皇敕》确认为真迹,是绝不会有这些题辞的”。随后,他又请西北民院的一位藏文学者看了《皇敕》上的藏文部分后说:“这是清代以前的藏文,与清代和现在的藏文不同”。请教过张老后,我又给国家档案局三处处长荷文和杨少田同志寄去《皇敕》的整幅及各个局部的放大照片与相关文字说明,请他们帮助,找北京有关专家看了照片。专家们认为,《皇敕》上的藏文是明代的写法,不同于清代;《皇敕》上的玺印周边长宽和印文与明代的相同;《皇敕》上的龙爪形状与明代的相似……。至此,我确认这些档案都是真迹,而非赝品,理应珍藏。
      二是复制《皇敕》。我在整理拍回的照片时,感觉这些用黑白照片复制的档案,尤其是那件《皇敕》的效果很不理想,决定去兰州用彩色照相重新复制。于是先请兰州市档案局的负责同志帮助,通过市服务公司,选择了一处最好的彩色照相馆,指定了一位技术最好的摄影师。然后,在康乐县宗教局文俊清局长帮助下,和本馆王建旗同志又三赴西蜂窝寺,借上《皇敕》,两人护送到兰州市拍照。由于当时彩照相纸尺寸的限制,复制件虽比原件缩小了一半,但底色、字迹、印玺等毕竟要比黑白照片逼真得多。
      三是翻译藏文档案。该寺的两件藏文档案,一件是写在纸上的,另一件是写在黄缎上的,不知内容,难辨重要程度。尤其是写在纸上的那件,文字太小,加之年久,纸面已成黑褐色,照片上无法辨认全文。所以,又请康乐县宗教局文俊清局长陪同,从该寺借来原件,再由本馆郝永华同志拿到甘南州,请《甘南报社》的藏文翻译译成汉文。至此,才知道书写在黄缎上的那件,是清光绪三十四年(1980年)拉卜愣寺第四世嘉木样活佛致西蜂窝寺住持夏具道吉喇嘛的信;另一件是该寺宗仁喇嘛传略及传承活佛名录。
      四是编纂成册。这些档案的数量虽然不多,但对了解、研究该寺的历史,尤其是临夏及周边地区的佛教历史和明王朝对边陲的“羇縻政策”等,是可靠的凭据。所以,在拍照、考证、鉴别、翻译等工作的基础上,于1987年12月编纂成《西蜂窝寺史料汇编》,收入上述档案文件,并在汇编附录内收入了荷文和杨少田同志的复信节录,也收入当时该寺寺管会主任候孝对州档案馆询问两件藏文档案上有关喇嘛与该寺关系的复信。《西蜂窝寺史料汇编》完编、复印后,除存档案馆提供利用外,也送一份给西蜂窝寺保存,寺方也很乐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