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网站地图市州导航▼

查档预约服务中心

首页
> 馆藏档案 > 特色档案
> 正文
  • 兰州黄河铁桥档案

    发布日期:2017-07-12 , 访问次数: , 来源:开发利用处 , 作者:陈乐道 , 字号:[ ]

      在近代甘肃工业创建和兴办的历史时期,颇堪一说的是兰州黄河铁桥(又名中山桥)它是在晚清实行“新政”、举办实业的历史背景下,于1909年修建而成,是近代甘肃走向对外开放,认识、学习和引进国外先进科学技术的硕果,曾极大地便利了西北与内地的联系和交流,促进了甘肃乃至西北地区政治、文化及经济贸易的发展,被誉为“天下黄河第一桥”。

      关于记载和反映兰州黄河铁桥修建过程的第一手原始档案,共由“筹建案”、“运输案”、“施工案”、“外事案”、“褒奖案”等7部分组成,计45卷,包括相关史料《陇右纪实录》、《彭英甲时代》等,真切翔实,至今仍完好珍藏在甘肃省档案馆。

      早在1866年左宗棠奉调陕甘总督以后,因受洋务运动的影响和推动,同时出于用兵西域,征讨阿古柏,收复新疆失地之需要,首先兴建了甘肃的近代工业,开办了兰州制造局,生产枪炮,又创办了西北最早的纺织企业兰州织呢局,生产呢布毡毯。如果说,这是甘肃近代工业创办过程中掀起的第一次高潮的话,那么到了二十世纪初,清政府推行新政,甘肃当局在政治、军事、文化教育和经济等方面积极响应,则是第二次高潮。当时,设立了新机构甘肃谘议局、农工商矿总局;编练军队,督办警务;废除科举,创办新式学堂。尤其是光绪三十二年(1906),陕甘总督升允任命兰州道彭英甲为甘肃农工商矿总局总办,兴办各项实业,包括修建黄河铁桥。

      黄河铁桥修建之前,过往黄河只靠冰桥、浮桥、羊皮筏子,以通往来。光绪三十一年(1905)德商泰来洋行驻天津经理喀佑斯,自天津来兰旅游,时逢彭英甲以兰州道之名举办甘肃洋务、大兴“新政”之际,遂复议建桥之事,以适应政治、经济发展的需要。经与喀佑斯商议,德商泰来洋行愿承修兰州黄河铁桥。陕甘总督升允饬令甘肃布政使丰申泰、署按察使白遇道、总办洋务局兰州道彭英甲同喀佑斯谈判,最后于光绪三十二年九月十一日(1906年10月28日)正式签订了《包修兰州黄河铁桥合同》。其中规定:“黄河两岸均是石岸,修盖铁桥须长过南北两岸石岸。南岸至北岸共长中国七百尺左右,合德国三百左右密达,德国一密达合中国广尺二尺八寸。然铁桥尺寸不必拘定,务必长过两岸石岸,修得便于上下行人,往来车马。临修时,须由甘肃洋务总局允准洽心,方算合法。”“桥上面用加厚铁托板条。托板条上或铺木板,或铺石头子,泰来行遵甘肃吩示,办理齐全。桥两头由桥底算起,高于两岸一密达。至桥上如铺石头子,常年收拾,归甘肃自办。”“议定包做此桥,照外洋优等章程,尚有八十年保险在内,不准有丝毫差错。最要者,不准偷工减料,违者认罚。”“保固八十年限期之内,无论冬夏,倘因起蛟,河水涨发,水势过大,水已进城,因蛟水神力将桥冲坏,与泰来行无干。除起蛟外,桥有损坏,泰来一定赔修。”“所有修桥材料由德国运至天津,水脚保险及洋工华匠来往工作,无论有何事故,统归泰来行保管,不与甘肃相干。”“由天津运至甘肃,归甘肃自运。”

      铁桥上部结构为穿式钢桁架,计四墩五孔,每孔跨径45.9米,仝长233.5米,总宽8.36米,其中车行道宽6米,两侧人行道各宽1米左右。,南北两岸桥台为水泥沙浆砌条石,桥墩为高强度快凝水泥砌料石重力式结构,沉井基础开挖至岩层。

      建桥所用料件、器材、机具设备等,均由泰来行从海外购置,于光绪三十三年(1907)五月全部运抵天津,再经京奉、京汉铁路运至河南郑州,然后用大车运输。先后动用旧式大车,六轮、四轮大车,备历艰辛,方将桥料、设备、机具等安全运抵兰州。铁桥于光绪三十四年(1908)二月开工,宣统元年(1909)六月竣工,验收通车。铁桥奏销款项,根据陕甘总督长庚的奏折,计有:合同议定包修铁桥工料天津行平化宝银16万5千两,加上报纳关税、转运桥料等其它费用,总计花费实用库平银306691两。

      铁桥建成后,从此成为黄河南北两岸最重要的交通枢纽。铁桥两端曾建有牌厦,其上悬挂“第一桥”、“九曲安澜”、“三边利济”等4块牌厦,与铁桥交相辉映,蔚为壮观,后因交通原因拆除。民国十七年(1928),为了纪念孙中山先生,更名为“中山桥”。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期间,铁桥曾险遭日寇和国民党军的破坏,而幸免劫难。解放后,人民政府多次拨出专款,组织人力对铁桥进行了维修。1954年6月经过加固维修,在铁桥原来钢桁架的水平肢体上加设了弧形钢梁拱架,不仅提高了桥的刚度,且使其外形更显壮观。

      翻阅档案,追溯兰州黄河铁桥之修建过程,从思想理念和管理层面分析,特别有两点难能可贵,给人感受较深。

      一是从新旧理念的交锋中,反映出当时甘肃方面特别是一些主要官员能够把握时代潮流的开放意识。保守派人物的代表庄浪举人牛献珠递上《为停修黄河铁桥,以纾财力而弥后患事》禀文,认为“以千年旧有之桥,易木为铁,事少实际,徒饰美观”,从五个方面陈述了他反对建桥的荒唐理由,墨守旧规。但彭英甲针锋相对,给予了有力驳斥,表明了当时他作为甘肃兴办各项实业主要负责人的超前的开放意识和经济理念。

      二是在修建管理中体现出办事的认真精神。从起草签约、设立机构,以及天津、郑州、西安的桥料转运,奏请朝廷批准、中外交涉、施工建设和奏销犒赏等,都体现了当时甘肃方面管理之有效,办事的认真细致。一份当年甘肃当局宴请外国技术人员的档案记载,可见一斑。具体说,它是宣统元年(1909)六月初十日,因为兰州黄河铁桥工竣、兰州织呢局告成,“公请各项洋人,需用酒席及各项人役口食等项”的细数清册。据此可知,这次宴会各项开支,共花去银子“壹佰捌拾两玖钱柒分玖厘”。其中,鸭翅烧烤大餐壹全桌,银陆拾两;海参中席陆桌,每桌银叁两伍钱;香槟酒叁拾玖瓶,每瓶银壹两陆钱;烧酒拾贰斤,每斤银壹钱玖分;木瓜酒伍斤半,每斤银贰钱;吕宋烟,银壹两肆钱;孔雀牌卷烟壹匣,银贰两肆钱;金嘴卷烟壹盒,钱伍百文;买水花,钱肆百肆拾文;买桃子、杏子、西瓜、醉瓜,共钱叁串贰百柒拾伍文。还有,赏给比利时参赞 林阿德家人钱六两,马夫二名钱肆百文。参与兰州织呢局建造的其它外国技术人员穆赉总工程师的马夫,及工程师瓦能克、黎克、克地亚、勒那、那班瓦等人的马夫,各赏钱壹百文等等,非常明晰。

      如今,这座始建于光绪三十二年(1906)、宣统元年(1909)六月竣工的兰州黄河铁桥像一位世纪老人,走过漫长风雨历程,依旧神采别具,成为兰州黄河风情线上之亮丽风景。

    兰州黄河铁桥档案,因其独特而珍贵的历史价值,2002年3月8日首批入选《中国档案文献遗产名录》。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