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网站地图市州导航▼

查档预约服务中心

首页
> 档案文化 > 史话今鉴
> 正文
  • 散见清代石刻

    发布日期:2018-07-02 , 访问次数: , 来源:开利处 , 作者:邓明 , 字号:[ ]

      19世纪30年代,张鸿汀编著《陇右金石录》只摘录明碑,而对于当时海量留存的清碑,则不屑一顾。但随着新中国开始不断大规模的建设,以及“文革”、“破四旧”运动,以致大量的碑碣消失了。

      留存至今的少量清代断碑残碣,以及一些拓片,蕴涵了珍贵的历史信息,对于地方史志的撰写及地方史的研究很有帮助。

      关于经济史的有《绒行章程》残碑,记述兰州毛纺织业技术标准,系清乾隆五十四年皋兰知县朱尔汉立。碑文开头就说:“兰州生产绒褐,名擅大装。其物原取宽长细密,雅俗共赏。”“兰州生产绒褐”,“绒褐”就是《天工开物》所说的“兰绒,番语孤古绒”。所谓“孤古”,一作“羖卢”,为藏语山羊的译音。入冬,山羊贴肉长出绵密的羊绒,隐藏在粗长的外毛内,用以抵御青藏高原的酷寒。天气渐暖,牧民用铁梳将其爬梳下来(每只山羊,能梳绒三两左右),卖给绒行。其绒纤维细长,有弹性,有光泽,为纺织兰绒绝好原料。

      《秦志》记载:乾隆时,“客商来兰州收绒褐,岁数万金”。其交易量可见一斑。于是,弊端滋生,据《绒行章程》记载,行内一些从业人员,渐生奸心,在兰绒的原料及纺织环节上玩花样,“料减价廉,易于售卖,甚至短窄粗陋,日渐不行兴”。兰州城内绒褐铺民单宗傅、张锡、陈瑞出于保护兰绒品牌,维护铺民利益的诉求,联名上禀知县朱尔汉:“城乡机户、匠人,并不遵照古例,纺造长捌丈贰尺□□□绒毛□,竟以粗陋短窄之料作弊货卖,请出示严禁。”知县派员查明:兰州“城乡织卖姑绒,从前定有丈尺,久经示谕,改□□照□□案。近因该机户、匠人图利生巧,仍造不足丈尺粗陋之绒出售。竟有无知发货客人,以及铺户人等,亦生奸计,每匹不足之料数,凡买绒之家,必得添买成料。此等弊端,断不可长,合行出示严禁。”朱知县根据这种情况,公布告示:“仰城乡机户、匠人、铺家,以及发货客商等均知悉:自示之后,尔机户、匠人,即行另改机器,织造加长姑绒,每匹长玖丈,常行绒捌丈贰尺,均宽壹尺肆寸。□□□匹□长捌丈贰尺至玖丈为数,宽壹尺叁寸,其价许照时值做售,该铺户、客商亦许挑买长大之料。倘该机户等□□□□□绒褐,商民、铺户私行偷买者,许该行首人等,查出、指名,扭禀本县,严行提究,绝不稍宽,凛遵毋违。”

      并公告章程八条,前三条规定绒褐的标准尺寸,例如第二条规定“加长绒长玖丈,宽壹尺肆寸”。后五条规定铺户、机户、牙侩、行首违规后的罚则,例如第四条规定“铺户希图渔利,将不遵式样之绒褐,滥收滥卖者,罚银六十两”,罚则较重,可以起到遏制滥收、滥卖不合格绒褐的作用。因此,此碑既为兰绒品牌制定了标准,又为保护兰绒品牌制定了地方法规,是研究地方经济史、法制史的珍贵资料。

      另一通有关经济史的残碑为《□□□□王星仙楼殿施银姓名碑记》,原在兰州山字石山陕会馆内。此会馆始建于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乾隆、嘉庆、道光间多次修葺,均由山西、陕西商人出资。此残碑系乾隆末年。在兰州开字号的山陕商人出资兴建仙楼殿的题名碑,共有字号500多家。这些字号最多的是当铺,有通裕当等家当铺,还有林泰金铺、润兴钱铺,可以推知当时兰州金融业的兴隆。另外有敬盛等等粮店、裕源等等衣铺、乾盛等等紬铺、元春皮铺、新兴碗铺、恒远染坊、万益堂药铺,等等,可知山陕商人还投资经营吃穿用等关系民生的店铺。据《甘肃通志稿》载:明清以来,兰州“客商骈集,阛阓四达,肩摩毂击”,从此碑中可见一斑。

      还有关于文化史的清碑。众所周知,明代兰州进士邹应龙,以弹劾权奸严嵩及其子严世蕃之贪纵枉法、吞没军饷、卖官鬻爵等种种奸行而彪炳史册。其奏疏以 “如臣有一语不实,请即斩臣首以谢(严)嵩父子”等语,尤为士人津津乐道。但是,工书善画的他鲜有作品传世。

      1951年,陇上名士冯国瑞登临兰州金山寺时,发现悬楼后背石窟中,嵌一方石碑,仔细辨认,只见碑中部画一株屈曲横斜的老干梅树,梅花或绽蕊怒放,或含苞欲开,婀娜多姿,富于韵味;碑左以楷书题:“考《水经》:星宿何年开混沌,波澜万里赴沧溟。插空石壁为长岸,绝塞金城走建瓴。如带功随天地老,茫茫浩气永无停。后学蔡际隆录”;碑左下角落款:“嘉靖三年应龙写。后裔邹国斌偕侄文畛、法盛,孙裕祖、学聪、学明重刊。道光癸未桂月中浣吉旦。”冯国瑞不禁大喜,原来是邹应龙所画之梅、所作咏黄河诗,诗由康熙五十四年(1715年)兰州贡生蔡际隆以楷书录写,由邹氏后裔于道光癸未(1823年)重刻。1967年随着金山寺古建筑的拆毁,此碑消失,幸有冯国瑞拓片孤本传世。

      冯国瑞意犹未尽,不久又邀兰州图书馆长刘国钧、省政协委员王新令等宴饮金山寺,共赏《邹应龙画梅诗碑》,深夜始归,并赋五言长诗纪其盛:“万山东横流,一舸脱疾箭。雉堞落深谷,梵宇穿飞栈。石角镳东向,霞尾愁西咽。石级最上层,俯睇发微眩。形势俨金焦,彷佛南徐岸。夕阳诚可惜,皓魄坐待换。薄雾抹棱开,不旋踵而散。一道陡通明,洒金织澄练。波卷光生棱,空喧气扑散。了了数点烟,夭矫倏忽见。放言无所拘,惊鸿怀明艳。美人秋水隔,爱才皆左袒。呼灯指幽窟,明贤迹初辩。句足钤山敌,秀润老莲健。异采照山河,风节天下先。怂恿同来人,幸不愧直谏。寺门受月多,立久有馀恋。”诗中“万山”四句写黄河东流,羊皮筏子疾驰,兰州城池低矮,以及金山寺各处悬楼由栈道连通的情景。“石角”即突出尖锐之石,形容金山寺西侧的石峰如飞镳掷向东面。“霞尾”描写长长的晚霞染红龙尾山与金城关之间黄河咽喉地带,令人产生一缕淡淡的愁绪。“石级”四句写金山寺之高峻险要,有如镇江(南徐)金山、焦山之天险。“夕阳”十句,写夜幕许降,皓月当头,黄河浮光掠影的美景。最后介入主题,秉烛入石窟观赏《梅花诗碑》,赞许邹应龙的奏疏令严嵩(钤山)丧胆,所画梅花有明代画家陈老莲秀润劲健的风格。邹氏直谏的风节光照山河。一通清代残碑之拓片,引出文坛佳话,其文化意涵之深,足令后人神往。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