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甘肃档案信息网! 今天是
欢迎光临甘肃档案信息网! 今天是
微信公众号   |  无障碍阅读   |   RSS订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档海拾珍

当前位置:首页 > 档案文化 > 档海拾珍

1946年,上海霍乱疫情发生的前前后后

发布时间:2020-04-17 10:12:33  作者:特邀撰稿人 刘楠楠  来源:中国档案报  浏览次数:

 上海自开埠以来,各种疫情如天花、鼠疫、白喉、疟疾、霍乱、伤寒、痢疾等,几乎不曾间断过,并具有灾害普遍化和各种灾害并发、续发的特征。霍乱,又名“吊脚疹”,是一种急性肠道传染病,多发生在夏季,传染途径:一是通过人直接传染;二是通过苍蝇、污染物等间接传播。此外,不洁饮水也是传染因素之一。民国时期,上海霍乱发病最为频繁,“距离平均为五年或六年”,就连著名公共卫生学家伍连德也承认:“上海之霍乱,起初固系由外间输入,但现今或已成为上海之地方病矣。”

疫情猖獗 感染者众多

    1946年,还沉浸在抗战胜利喜悦中的上海人民,再次被霍乱疫情打破了平静的生活。5月23日,上海沪西、闸北首先发现6例霍乱病例,之后,疫势开始蔓延。28日,有报载:“本市现已发生真性虎烈拉(霍乱)十四起,三起在一日之内,即行死亡,其他病势严重。”进入6月,霍乱从沪西、闸北蔓延至南市,感染者多为在平民区生活、没有条件饮用自来水、生活环境较差的民众。6月中旬,疫情更加猖獗,国民政府卫生局专门派遣10支霍乱疫苗流动注射队,到霍乱流行较为严重的沪西区挨家挨户注射霍乱疫苗,然而,此举并未控制住疫情的蔓延;15日,上海《申报》以《霍乱天天增,再创新纪录》为标题报道说,上海9家时疫医院全部宣布“客满”,大门口高悬“本院病房已满,已无空余病床”的牌子。7月初,上海疫情已全面蔓延至虹口区、沪东区。上海各大时疫医院“除广慈医院尚有二十余双空床位外,其他各医院与私立时疫医院,昨日均已宣告额满,无法收容”。10日,位于闸北天通庵路的市立第一传染病医院,又加盖活动病房2所,仍然供不应求,连走廊里都睡满了病人。

    7月中旬,上海的霍乱患者更是激增至2000人。上海10余家大型急救医院,共有床位1465个,已全部住满,各医院都有不敷应接病人之感;7月底,疫情毫无消退迹象,霍乱患者超过3000人;直到9月以后,疫情才逐步消退。经统计,1946年的这场霍乱,上海共发病4415例,死亡353人。



1946年11月23日,国民政府卫生署上海海港检疫所通告上海为霍乱无疫区。

采取各种措施 政府主导应对

    对抗传染病,民国时期已逐渐形成一套现代传染病防疫机制,“即防疫中的救疗机制、预防机制和公共卫生机制”。在整个疫情防治中,政府发挥了主导作用,成立防疫机构,制定防疫法规,实施交通检疫,预防接种,对公共卫生进行整饬,制定卫生管理的法规等,收到一定效果。

    早在1946年4月,昆明、汉口、广州等地已发现霍乱多例,国民政府善后救济总署为此致电上海分署,请其“对于辖区内之霍乱预防及治疗等一切事宜,应与当地卫生机关妥为会商,及早准备,以杜蔓延”。上海分署接电后即致函上海市卫生局,请“及早准备”。5月1日,国民政府上海市卫生局发布夏令防疫通告:“夏令在即,疫疠堪虞,特自今日起,为市民免费注射霍乱疫苗,以资预防。”并指定了市立医院与卫生所共40处医疗机构免费为市民注射霍乱疫苗。11日,市卫生局为此次霍乱防疫工作所需各类应用药品材料,特向善后救济总署上海分署致函,请其“迅予核发,藉利推行”。自23日,上海市内发现霍乱起,市卫生局就不断增加霍乱疫苗注射流动队的数量,并再次致函上海分署,请其迅速核发“目前急切需要之各种药品,并补充第二传染病院病床七十只及救护病车二辆”。5月底,鉴于霍乱疫情的加重,防疫委员会开始派人分赴各区保甲办事处实施强迫注射霍乱疫苗,除北火车站、八仙桥、白渡桥外,还在四川路桥、天后宫桥增设注射队。特别是对往来上海与浦东两地的市民,更是实施强迫注射霍乱疫苗;6月17日,上海市卫生局再次致函善后救济总署上海分署,请求“组织水上注射队十小队,每组医护员二人,各由水上警察局及总工会分别配备水警及干事一人,沿苏州河畔及黄浦江暨其他重要河浜一带,为船夫及其眷属与旅客实施免疫注射,以防传染”。其间,上海每日出动20个霍乱疫苗注射流动队,设置40处固定注射站,后又增加了64个防疫队,“至霍乱基本平息,先后注射205万余人次”。

    霍乱疫苗注射确实对于预防霍乱有明显作用,未注射区较注射区死亡率高,据当时中国时疫医院医生称“五百人中注射防疫针后,未有一人被传染”。

    除了针对普通百姓的霍乱疫苗注射外,上海还在全国率先实行空港检疫,对于国际、国内往来航班进行检疫并查验旅客的预防接种证书。内河航行的船舶、各轮船码头、北火车站均须凭注射证购票。卫生署上海海港检疫所在1946年5月30日发布通告,提出所有轮船、飞机离沪驶往国内外任何港埠者,均须依照下列检疫办法办理:“一、各航空公司、轮船公司申请本所检查时间必须确定在开航前二小时,不得过早或过迟;二、所有船上及机上员工以及离沪旅客须经医术检验及预防接种;三、离沪旅客须执有有效预防霍乱证书,方准购票;四、在未颁发健康证明书以前,不准起飞或开船。”7月3日,随着疫情的加重,上海海港检疫所再次提出“自七月五日起规定,由内河或短程出境旅客亦照长江沿海各轮船办法,凭注射证购买船票,以杜遗漏”。

    霍乱弧菌易通过饮用水传播,隔离问题水源,切断传播路径,保障水源清洁与安全饮食也是重中之重。然而,当时只有经济条件较好的家庭能够使用自来水,而大多数的平民及贫民用的仍是河水与土井水。鉴于此,上海卫生局等也采取了加大饮用水消毒力度、在市内各贫民区安装“防疫龙头”、提供清洁水源、每天派人定点消毒等措施。此外,通过电台播讲灭蚊、灭蝇、灭鼠、灭蚤、卫生宣传、注射防疫针等知识的夏令卫生运动也同时展开。



1946年5月30日,国民政府卫生署上海海港检疫所通告防止霍乱传播办法。

    在保障饮食安全卫生方面,上海市卫生局、警察局也有诸多措施,要求饮食店及水果摊贩应严格采用纱罩玻璃柜等措施,相关部门还加大了取缔不洁冷饮食品摊位的力度。市卫生局对上海各餐馆从业人员组织卫生训练班,学习卫生知识,培养卫生意识,让他们注意饮食清洁安全,并试办清洁区管制,要求户内与户外清洁并重,分区竞赛,清洁总队负责清除垃圾、保甲长负责保持清洁。这些举措,对于营造上海良好公共卫生环境起到了积极作用,也为扑灭疫情提供了支撑。

    1946年上海的这场霍乱疫情,起势早,来势猛,幸得各方及时采取补救措施,协力防治,疫情在8月上旬开始减退,9月解除警报,10月,卫生署上海海港检疫所发布通告:“自本月十五日起,凡往国内无疫口岸之船只及飞机,免于检验。”11月23日,卫生署上海海港检疫所再次发布通告,宣布“上海霍乱流行已经遏止,自公告日起宣告上海为霍乱无疫区”,此次霍乱疫情终于得到了控制。

    (文中所示档案为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20年4月10日 总第3510期 第二版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投稿信箱  |   版权声明  |   帮助中心  |   站点地图
主办单位:甘肃省档案局(馆)    承办单位:甘肃省档案局(馆)信息中心    中文域名:甘肃档案·公益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雁滩路3680号(730010)    网站备案序号:陇ICP备17003853号     网站访问共
技术支持:兰州大方电子有限责任公司    建议使用 1280x1024 分辨率    IE8.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