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甘肃档案信息网! 今天是
欢迎光临甘肃档案信息网! 今天是
微信公众号   |  无障碍阅读   |   RSS订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史话今鉴

当前位置:首页 > 档案文化 > 史话今鉴

小人儿书

发布时间:2020-06-18 10:44:30  作者:刘一达  来源:中国档案报  浏览次数:

 小人儿书,也就是连环画,因为书里画的都是“小人儿”,所以北京人管它叫小人儿书。其实,所谓“小人儿”就是“画儿”。当然,北京人叫小人儿书,还有另外的意思,即书是给小孩子们看的。

先看小人儿书之后才看原著



 


    众所周知,小人儿书的学名叫连环画。“连环画”这种说法,最早出现在1925年。当时,上海世界书局出版了古典文学《西游记》等画册,在书的广告宣传上,印有:“连环画是世界书局所首创。”这套画册发行量很大,它这一“首创”,还真叫开了。从此,小人儿书就开始叫连环画了,但北京人还很难改口儿,依然叫它小人儿书。

    对于小人儿书,我想50岁以上的人,都会留有深刻的印象,因为这茬人的孩提时代,主要读物就是小人儿书。

    那会儿,我们这些学龄前儿童,管大人看的书,叫“字书”。在念初中之前,孩子们看“字书”有些字不认识,内容也深奥,所以以画儿为主的小人儿书,便成了孩子们的精神食粮、良师益友。

    我小的时候,平时能让孩子们养眼的课外读物,唯有这小人儿书了。那会儿的小人儿书真是五花八门,内容丰富多彩:历史故事、童话故事、神话传说、中外名著、科普知识等等,真是应有尽有。

    在我的印象里,当时的小人儿书出版的速度奇快,比如英雄王杰的事迹,刚在报纸上、广播电台里宣传,小人儿书很快就出来了,前后差不了10天。还有就是电影版的小人儿书出版得特给力。一部新电影刚刚上映,紧跟着就有电影版的小人儿书了。电影版的小人儿书刚看完,绘画版的小人儿书又出来了。干脆说吧,当时的小人儿书品种之多,简直让我们这些学龄前儿童目不暇接。

    当然,最让我们这些孩子感兴趣的是中外古典文学名著。比如《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红楼梦》《杨家将》《说岳全传》《聊斋》《三侠五义》等等。原著比较厚,而且我们对原著里的一些字也不认识,所以都是先看了小人儿书,等念的书多了,长了知识,才返回头找原著看。不知道别人,反正古典文学的“四大名著”,我是先看了小人儿书之后才看的原著。

    胡同里的孩子们之所以对古典章回小说的小人儿书感兴趣:一是这类小说故事性强,内容吸引人;二是跟胡同里的孩子玩的洋画儿有关。

    我小时候,孩子们玩的玩具很少,男孩儿最喜欢玩的是拍洋画儿、拍三角儿和弹球。三角儿是用烟盒叠的;洋画儿最早是香烟盒里装的小画片儿。

    民国以后,烟草公司出于竞争,在香烟盒里配上画片,比如《水浒传》里的一百单八将,每个盒烟里放一张,凑齐了可以获奖。以此来招人买某个牌子的烟。

    这些画片儿印得很精致,于是成了孩子们的玩意儿。后来,有些商家干脆直接印整版的画片儿,比如一百单八将印成10张。孩子们买回家自己剪成单人的再玩。

    拍洋画儿玩法特简单:把洋画儿反着放在地上,用手直接拍,拍成正面儿就算赢。

    这些洋画儿后来主要是古典小说里的人物,比如《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等等,当然,孩子们光玩还不过瘾,总想知道一些故事情节,这些故事小人儿书里都有,于是玩洋画儿的同时,小人儿书就成了吸引孩子们的读物。

    同样的道理,这些古典小说的小人儿书也是成套的,比如《三国演义》有七八十集,孩子看了第一集,自然就想看第二集,看了前头,当然就想知道后头的事儿,好像有根线拴着你,让你不看心痒难耐,这大概就是小人儿书吸引孩子们的原因吧!

专门租小人儿书的“小人儿书店”

    小人儿书好看,但那会儿胡同里很多家庭的孩子不买小人儿书,这倒不是因为小人儿书的价格贵,主要是因为小人儿书的品种太多,买不过来;此外,有些小人儿书卖得快,上市没几天就买不到了。

    当然,当时也有的家庭买不起小人儿书。其实一本小人儿书在那会儿也就是一两毛钱;薄一点儿的,只有几分钱。但生活困难的人家,1分钱要掰两半花,打2分钱醋还得算计算计呢,怎么舍得掏钱给孩子买小人儿书?

    正因为如此,当时诞生了一个行当:专门租小人儿书的“小人儿书店”。

    我小的时候,这种书店在北京的胡同里遍撒芝麻盐儿(非常多)。当时,我生活的辟才胡同周边就有5家,印象最深的是辟才胡同西口路南的那家,还有广宁伯街东口鸭子庙路西的那家。这是我常去的“小人儿书店”。

    “小人儿书店”的门脸都不大,有的甚至只有10多平方米的小单间儿。但书的品种相对比较全。租书分为两种方式:一种是现场租阅;另一种是拿回家看,可以过夜,但一般不超过2天,如果超过了时间,就要加倍付钱。

    胡同里的孩子们通常是现场看。交2毛钱(没有一定之规)作为押金,然后就可以选择你要看的书,一般租一本书是2分钱。现场看,按规定不超过45分钟(一节课)。租回家看一天是5分钱,这对于我们这些小孩儿来说,就比较奢侈了。

    记得上小学的时候,兜里有几分钱挺难的。夏天,到玉渊潭公园和什刹海游泳,离我们家有十几站地,但舍不得花5分钱坐公交车,那钱要攒着,回头租小人儿书看。

    每天放了学,我便跟几个发小儿奔“小人儿书店”。书店没有看书的地方,把书租下来,我们便在附近找个有树阴凉儿的地方,或干脆就坐在马路牙子上看。

    为什么要和几个发小儿一起去呢?原来这是我们耍的“小鸡贼”,因为花2分钱租1本,但1本书10多分钟我们就能看完,这样这本书相互之间可以轮着看,也就是说2分钱可以看三四本小人儿书。

    记得鸭子庙的那家“小人儿书店”是父女俩经营,父亲那会儿50多岁,女儿有20多岁。女儿有工作,下了班帮父亲照料这个书店。

    我印象中,爷儿俩特喜欢小孩儿,每次到那儿租书,他们都面带微笑地热情打招呼。我们这些孩子耍小心眼儿,憋着少花钱多看几本书,但又怕这爷俩看出来,所以每次租书,我们都前后脚差几分钟来。

    我们自以为这爷俩没看出来呢,一直自鸣得意,直到“小人儿书店”关张多年,我偶然在街上见到那个老爷子的女儿,回忆起这些往事,她才说出真相。那会儿,我们这些孩子太天真了,人家大人能连这点小伎俩都看不出来吗?

    但看出来,爷儿俩都没露,说明那会儿的北京人是多么厚道。的确,到他们这儿租小儿书的有几个是有钱人家的孩子?

    “爱看书是好孩子!”当时,那位老人见了我常说这句话。有一次,我刚租了2本书,兜里揣的5分钱却无翼而飞了,当时的尴尬可想而知。

    老爷子笑道:“下次来再说吧。”我像犯了多大的错儿,耷拉着脑袋说:“我是真带着钱,不知怎么就丢了。”

    当时,我生怕他们以为我说谎,执意要回去找这5分钱。正在我急得恨不得掉眼泪的时候,老爷子的女儿拿着5分钱说:“5分钱不是在这儿吗?别回去找了!”

    一听这话,我顿时破涕为笑。事后才知道,这钱是老爷子女儿自己的。

北京的“小人儿书店”到“文革”前才陆陆续续关张,到了“文革”也就销声匿迹了。鸭子庙的那家好像在此之前一年就关张了。租书的门脸儿也被砌死,成了山墙。但每次走到那儿,我都情不自禁地想起那爷儿俩。

  时过境迁,当年的胡同和“小人儿书店”早已经变成了马路和高楼大厦,但对“小人儿书店”我仍然记忆犹新。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20年6月12日 总第3537期 第三版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投稿信箱  |   版权声明  |   帮助中心  |   站点地图
主办单位:甘肃省档案局(馆)    承办单位:甘肃省档案局(馆)信息中心    中文域名:甘肃档案·公益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雁滩路3680号(730010)    网站备案序号:陇ICP备17003853号     网站访问共
技术支持:兰州大方电子有限责任公司    建议使用 1280x1024 分辨率    IE8.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