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甘肃档案信息网! 今天是
欢迎光临甘肃档案信息网! 今天是
微信公众号   |  无障碍阅读   |   RSS订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史话今鉴

当前位置:首页 > 档案文化 > 史话今鉴

1946年,上海各界痛悼陶行知

发布时间:2020-12-09 11:06:09  作者:特邀撰稿人 周利成  来源:中国档案报  浏览次数:

陶行知是中国人民教育家、思想家,伟大的民主主义战士、中国人民救国会和中国民主同盟的主要领导人之一。他历任南京高等师范学校和国立东南大学教授、教务主任等职;1926年发表了《中华教育改进社改造全国乡村教育宣言书》;1935年在中国共产党“八一宣言”的感召下投身抗日救亡运动;1945年当选中国民主同盟中央常委兼教育委员会主任委员。1946年7月25日,陶行知因劳累过度在上海病逝,年仅55岁。中国延安、上海、重庆、南京等地以及美国、新加坡等国家的相关部门,先后为他举行了追悼会。1946年11月16日出版的《联合画报》以图文的形式,纪实报道了上海陶行知追悼会始末。

 1946年11月16日,《联合画报》刊登的《大教育家陶行知追悼会》图文。

1946年10月27日上午9时,上海陶行知追悼会在震旦大学礼堂内举行。礼堂内外聚集了4000余人:在礼堂东侧的角落里,有一群引颈远望的孩子,清一色头戴童军帽;靠墙站着一群小姑娘,有的辫子上系着一朵白花,有的穿着白鞋;礼堂中间是一群足蹬草鞋、身着蓝布上衣的农民,他们神情凝重、面露哀伤;此外,还有陶行知生前的好友、社会各界名流和几位美国友人。他们分别从上海、北平、重庆、南京等城市赶来参加这场庄严的追悼会,表达他们对于“教育慈母”陶行知的敬意和哀思。

礼堂舞台上正中安放着艺协绘制的陶行知的巨幅画像,画像前的主席台上放置着几盘新鲜水果和两个大烛台。台口横向悬挂着蓝底金字匾额,上书“民主之魂,教育之光”,两旁挂有“天下为公,文化为公”和“满腔热血为民主千秋自有定论,毕世功勋在育才万代长出新苗”的挽联。晚秋的晨风从舞台顶上轻轻吹下,画像在颤动,烛光在闪烁,烛下花影轻拂,花前站着的是主祭人和陪祭人。

追悼会开始,幕后响起一阵如泣如诉的哀乐,来宾纷纷脱帽,屏住气息,向陶行知默哀致敬。主祭人沈钧儒献上鲜花和香茗,挽歌在哀乐的衬托下愈显悲怆,来宾闻之无不动容落泪。田汉宣读的祭文铿锵有力:“你,和平民主的坚贞斗士;你,地狱里的中国儿童的救主;你,多灾多难的中国人民的导师;你,去了三个月,你的学生像失去了牧人的羊群,你的事业像散了箍的木桶……时局是这样的使人怅惘,只有你的精神始终像温暖的秋阳,我们不能以眼泪来追悼圣者,却得庄严地、勇敢地走向民主战场!”

追悼会主席陈鹤琴的致辞给予陶行知高度的评价:“陶先生是近百年来的大教育家……他认识‘人’有无穷力量,所以发动学生儿童来推行教育。他创造的平民教育、乡村教育、普及教育、国难教育、战时教育,以至去年提倡的‘民主教育’,他不仅是属于中国的,也是属于世界的,他是万世导师。”

史学家翦伯赞以庄重的语气介绍了陶行知的生平:“在清光绪十七年(1891)九月十六日,生于安徽歙县西乡王墩源村,原名文濬,嗣因信任王阳明知行合一,易名知行,后发现‘行是知之始,知是行之成’的道理,乃再易名行知,家境清贫,借债赴美留学,先后入伊利诺大学、哥伦比亚大学,为名教育家杜威所器重。”

接下来是陶行知生前的诸位亲友对他的追忆。很少参加此类追悼会的孔祥熙也来了,他认为“追悼会还是消极的意思,要用积极的事业来完成陶先生遗留的事业”。

陶行知的两个外国朋友激动地发表演讲。毕莱士女士说:“他欢喜年青人,年青人也欢喜他……他是国际主义者,他实在是国际上伟大的人物……他所提倡的教育,就是中国明日应有的教育。”与陶行知共事5年的美国友人艾德甫先生,登台指着前面挂着的“民主魂”3个字用中国话说:“那已经代表了陶先生的精神。纪念他,我们要联结起来,为他所生活的、所努力的、所死的教育事业而奋斗!”

随后,在场来宾用长达3分钟的热烈掌声欢迎郭沫若登台演讲。郭沫若在演讲中说,“陶先生是真美善的完人,他是以什么精神来完成他的人格呢?他把自己占有欲尽量减少,把创造欲无限扩展(大鼓掌)。那般大强盗们、‘大英雄们’占有欲强的人是:你的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于是一切都是我的。创造欲强的人,你的是你的,我的还是你的,创造了好的,还要创造更好的。他在创造社的宣言上说过:处处是创造之地,天天是创造之时,人人是创造之主……他创造些什么,决不是要你会升官发财,肥私利已,是要人类共同来创造一个政治自由、经济平等的大乐园。他的创造方法,第一学习,第二学习,第三还是学习,他向大自然学习,向老百姓学习,向小孩子学习。他给我的印象是,他一辈子都在诚诚恳恳的做一个小学生!”

 《人物杂志》刊登的《陶行知骂人》轶事

追悼会上,除了各界社会名流对陶行知的赞誉和肯定外,还有不少普通人也上台讲述了陶先生对他们的影响。一位山海工学团的农民孟根根讲述:“我们得到陶先生的好处是实实在在的,我们叫他做老先生,他叫我们做老朋友。他首先叫我们一面读书,一面做工,后来,不行啦,因农友不做事就无铜钿。后来陶先生想出了小先生制,每个小先生要回去教三人或四人。所以山海工学团以后发展得很快,不久就有生产工学团、畜牧工学团,直到敌人来了,我们又组织战地服务队。”

一名15岁的女孩上台后未及演讲就先哭成了一个泪人,她呜咽地说,“陶先生天天出去募捐,来维持学校,人家说:你算了,你关了门吧!这不是抱着石头在游泳?他说:不,我是抱着爱人在游泳,愈游愈有希望,愈游愈有办法。我们起初吃了三个月稀饭,到现在已经支持九年了”。

最后,朱经农、沈钧儒和梁漱溟等人也先后发表了演讲,表达了对陶行知的敬意,他们一致认为陶行知是伟大的人民教育家,大家要向他学习!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20年12月4日 总第3611期 第三版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投稿信箱  |   版权声明  |   帮助中心  |   站点地图
主办单位:甘肃省档案局、甘肃省档案馆    承办单位:甘肃省档案馆科技信息处    中文域名:甘肃档案·公益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雁滩路3680号(730010)    网站备案序号:陇ICP备17003853号-1    

甘公网安备 62010202002837号

    网站访问共
技术支持:兰州大方电子有限责任公司    建议使用 1280x1024 分辨率    IE8.0以上版本浏览器